微云淡越

黑暗料理星居民

【25小时 | 13:00】你是我的圆满

上一棒: @若冰怜

下一棒: @无湛

主办方: @Renaissance羡忘战博联文组  

所选主题:doi

导语:你是我的圆满

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不同势力。
  暗夜阁,便是这势力中的顶流。
  “忘机公子,主子马上就回来了,您不准备吗?”
  薛洋看着眼前弹琴的人。
  蓝湛,蓝忘机。
  是姑苏蓝氏送来给暗夜阁阁主的美人。
  “他要回来就回来,他回来,这宫里有那么多的人在,回来就一定会来找我吗?”
  蓝湛抚平面前的琴,抬头看着薛洋道。
  “我,”
  “我看你还是有话直说,有什么事情你就说什么。”
  蓝湛打断了薛洋的话,认真的看着对方。这个人是魏婴的副手,无事不登三宝殿,若非有事,此人是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。
  “我手下的人耽误了回来的时间,我想请公子拖延一下阁主召见我们的时间。”
  薛洋也不藏着掖着的,直接将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。
  对于这个事情,蓝湛还是很惊讶的。这本就是一个简单的事情,薛洋为何……
  “这次的事情很重要,阁主可能回来就要召见他。只不过回程的路上发生了一些事情,耽误了回来的时间。所以……”
  “那我,有什么好处呢?”
  蓝湛看着薛洋。
  自从被蓝氏送来这暗夜阁,蓝湛就知道自己可能一辈子都离不开这个地方了。
  既然是这样,那么就需要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好一些。
  “我欠你一个人情,只要不是背叛阁主的事情,我一定答应你一个要求。”
  “好。”
  蓝湛看着对方离开之后,就有一些头痛了。
  阻拦魏婴的办法有很多,最有效的办法自然也很简单的。蓝湛抬头望着天空,一个念头…
  “思追,去请落雪过来,我有事请教。”
  “是,公子。”
  当蓝思追将人请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蓝湛解了自己的发冠。
  “忘机公子。”
  落雪,暗夜阁的神算。
  “不知公子叫我来,有何事?”
  “天上星宿所属不同,意义不同。不知道落雪最近是否有夜观天象,是否发现了什么奇观?”
  “近日天象…”
  落雪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。
  听了落雪的话,蓝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,请对方离开了。
  “公子…”
  “你现在就去门口等着阁主就行了,剩下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了。”
  蓝湛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拖延魏婴了,但是也需要有人将魏婴给引来才是。
  魏婴在回来的时候,原本是要见薛洋以及他手下带回来的消息的,却先看到了蓝思追。
  “阁主,我家公子请您先去一趟。”
  魏婴看了一眼蓝思追。眼前的事情并不是很重要,自己也不一定要知道的。而蓝湛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找自己,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。
  “薛洋,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说吧。”
  “是,阁主。”
  薛洋在魏婴转身离开之后,松了一口气。
  希望蓝湛拖延的时间,足够让手下将详细的消息带回来,这样也能避免了魏婴被怪罪。
  静室。
  蓝湛在蓝氏所居便是静室,在来到了暗夜阁之后,魏婴也为蓝湛打造了一模一样的居所。这样,可以让他住的舒服一些。
  “阁主。”
  蓝湛在魏婴出现的第一时间,就去了门口相迎。
  魏婴挑眉看着蓝湛,如此表现的蓝湛实在不像是平时的蓝湛。莫不是有什么……
  “湛儿,是所有求吗?”
  魏婴伸出手,挑起了蓝湛的下颌。若不是有所求,蓝湛是决不会这么主动的。恨不得,自己压根就不存在才好呢。
  “若,湛儿有所求,阁主便会应允吗?”
  蓝湛抓着魏婴的衣摆晃了晃。
  “那就要看湛儿想要的是什么了。”
  魏婴转身坐在了软塌上。
  “湛儿所求的,无非是想要阁主陪湛儿一天。”蓝湛乖顺的坐在魏婴的下首,将自己的头枕在魏婴的膝上。“湛儿这几天看着星象有异,便叫了落雪来解惑,谁知竟然知道了一个消息,所以湛儿才会叫思追去请了阁主前来的。”
  “哦?那是什么答案?”
  魏婴看着蓝湛的样子,实在是跟平时所见到的有所不同。想知道,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,才会让蓝湛这么大的改变。
  “是自今日子时起至第二日子时,因异象这一天会多出来半个时辰,湛儿想要阁主一直陪着湛儿,这样以后不管是不是有其他的家族贡献了新的美人,这份特殊只有湛儿能获得。”
  蓝湛眼神中充满了其他。
  魏婴看着蓝湛,虽然对于蓝湛说的话,有些事情虽然魏婴不认为蓝湛说的是真话,但是他说的这一天,应该是认真的。
  “湛儿,你应该知道,我是不会只听你弹琴弹一天这样无聊的。”
  蓝湛被魏婴捏住了下颌。
  “想要我陪着你一整天,所以,你知道自己要怎么留住我吗?”
  “阁主想要湛儿怎么样,湛儿就怎么样。”
  蓝湛有些害羞道。
  “若是我想要怎么样,湛儿就怎么样,岂不是太无趣了?”魏婴嘴角含笑的看着蓝湛。“所以,湛儿你准备怎么留下我呢?”
  蓝湛站起身来,撩开了衣衫,跨坐在魏婴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滴滴…

    “薛洋。”
  魏婴坐在书房里面召见了薛洋。
  “阁主。”
  “难得你聪明了一次,知道用湛儿绊住我。既然如此,那么经过了这段时间,我能获得应该有的消息了吧。”
  “是。阁主。”薛洋将这次调查出来的消息详细交给了魏婴。“那阴铁碎片可能就是当年阴铁在受到了碰撞之后,产生的碎片。”
  “颍川王氏那边……”
  “派去的人已经将那边收尾了,绝对不会带来任何不好的影响。”薛洋肯定道。“至于阁里发生的事情……”
  “那些事情就不需要管了。很快的,事情就要收尾了。等我将所有的仇人都解决掉之后,便可以封锁山门了。”
  “是。”
  薛洋点点头,退下了。
  魏婴在回去静室的路上看着天空,多半个时辰吗?那,可以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了。
  当魏婴重新躺在床上的时候,原本睡着的蓝湛,主动依偎在了魏婴的怀中。怀抱着蓝湛,魏婴也渐渐的入睡。

      滴滴……

  “夫君…”
  “好了,我不闹你了。我哄你睡,好不好?”
  “嗯。”
  魏婴轻拍着蓝湛,哄着对方睡着了之后,便又一次的离开了静室。
  这次出门,可是要一劳永逸的了。
  目标,其实是一个很小的世家,但确实是因为他的背叛,贡献出了魏氏的兵力分布图,魏氏才会被人灭族的。但是对方还算是很清楚自己的状况,所以很快的就隐没于各个世家之中。
  消耗了很长的时间,魏婴才真正的找到。
  只要除掉这最后的仇人,自己就没有必要再与那些世家虚与委蛇了。
  魏婴站在高处吹奏着送葬曲,暗夜阁的人则是倾巢而出,剿灭了这小世家的所有人。
  “阁主,已经全部消灭了。”
  “是吗?”
  面对薛洋的报告,魏婴也不怎么相信,毕竟自己就是这么活下来的,所以还需要好好的‘清扫’一下。
  悠扬的笛声响起之后,无数的恶鬼修罗自地面露出,寻找着人没能找到的漏网之鱼,果不其然,有人如法炮制的留下了一个活口。
  “放开,放开我!”
  被人抓着的小孩子,被带到了魏婴的面前。
  “我应该要怎么对付你呢!”
  魏婴恶趣味的将特意留有活口的叛徒拉到了自己的面前,好奇的问着他。
  “求求您,少爷,您放过这个孩子吧。”
  “放过他。那你当初为何要背叛魏家。你可知道,就是因为你的背叛,魏家除我以外,无一生还!”魏婴在说这个话的时候,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咬碎。“今日,我便要你知道,这样的痛楚。”
  魏婴的话音落下之后,就吹响了手中的陈情。而那叛徒发现自己竟然不受控制,伸出手朝着孩童而去。很快的,孩童被叛徒杀害了,而叛徒也因此自尽了。
  “回去吧。”
  魏婴看着自己的双手,明明自己报了仇。但是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。
  “是。”
  回到暗夜阁的魏婴,因为身上的血腥味,暂时没有能去找蓝湛。而是将自己置身于冷泉之中,想要彻底的冷静一下。
  “你回来了。”
  蓝湛从冷泉里面冒出来。
  “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
  魏婴看到蓝湛,有些惊讶。
  “我不知道你去哪里了,做了什么。但是我知道你回来,一定会沐浴的。冷泉这里,是很好的选择。所以,就来冷泉等你了。”
  蓝湛感觉到魏婴似乎有些不对劲,便张开双手拥抱了魏婴。
  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的。”
  “湛儿,”
  感受着蓝湛的拥抱,魏婴看着自己双手,有些颤抖。
  今天,这双手才刚刚消灭了一个小世家,沾染了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。
  “我说过的,我一定会在你的身边的。夫君,你不要这样好不好,我好害怕。”
  感受着魏婴的颤抖,蓝湛有些心慌的抱着魏婴。
  “湛儿,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
  “不管你是什么人,都是我的夫君不是吗?除此之外,什么都不重要的。”
  “湛儿,唔…”
  “夫君,我们今后好好的生活,什么事情都不理了,好不好?”
  魏婴身上的事情,蓝湛并不想了解了,因为那就只是从前。现在的生活与从前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  “好。”
  魏婴因为之前答应过要陪伴蓝湛一天的,所以接下来的时间还是属于蓝湛的。这一天,若是有人路过静室的话,听到的就只是蓝湛床第间求饶的声音。
  第二天,魏婴离开了静室,去处理暗夜阁的一些琐事的时候,蓝湛便从床上起来了,进入了特意准备的药汤中沐浴。
  “公子,您还有其他的吩咐吗?”
  “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了,出去吧。”
  蓝湛闭上眼睛,让蓝思追先下去了。
  “是。”
  看着蓝思追离开之后,蓝湛的脸上便露出了满足的笑容。
  这个人,终于就只是自己的了。

第一章

  热闹的街市中,有一茶馆更是热闹异常。
  为何热闹,追其根本,不过是这茶馆的说书人在说最近来发生的‘热点’,引人共鸣。
  “啪!”说书人醒木一拍,继续今天的‘热点’。
  “听说这蓝氏最近很不安生啊。这魏公子又和蓝二公子闹起来了。还把蓝先生的藏书阁弄得乱七八糟的。”
  “这两个祖宗怎么又闹起来了!!!”
  “这两人只要遇到一起就准得鸡飞狗跳不可。”
  “这蓝先生也太倒霉了,回回都被殃及池鱼。”
  此番说书人的‘热点’倒是有不少的听客附和了。这也是蓝湛、魏婴二人的热闹早已人尽皆知了。
  “可不是嘛。听说这回蓝先生都吐血了。”说书人点点头。“这两个祖宗啊,整天打打闹闹的。听说只要这两人一同出现,所有人都要退避三舍。这听学还有半年才结束,不知该怎么熬下去哟。”
  茶馆里面,一群人说着、笑着,谈论着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,打发着时间。
  而此时的云深不知处。
  偏远处的静室中,有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……
  “蓝湛,你给我适-可-而-止!”
  魏婴推搡着自己身边的人。
  这个人就好像是狗闻到了肉骨头,一下就不松口了,实在是…这形容也不对,自己岂不就是那…肉骨头?
  “就好了。”
  蓝湛说着没有任何力度的话语。敷衍了事的比例占很大…魏婴是非常清楚的。
  “都说了,不要咬!衣领遮不住了。”
  每天都要烦恼要怎么遮住这些痕迹,真是甜蜜的负担。
  “那便不遮了,我们明天去结契。”
  蓝湛巴不得将魏婴与自己绑在一起,这样就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了。
  “不行!我这二次分化成坤泽的事,要是被江澄知道了,得取笑我一辈子。还有聂怀桑,这兄弟还怎么做下去!”
  事关自己的脸面,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妥协的。
  “那便不做了,魏婴你有我就够了。”
  每次看着魏婴与聂怀桑等人玩玩闹闹的样子,蓝湛就心里不舒服。
  “行啊。做不成兄弟,八成虞夫人会把我指给江澄做童养夫吧。”
  要怎么解决蓝湛,魏婴还是很有办法的。
  “那…还是先瞒着吧。”
  蓝湛迟疑了一下,还是不敢赌魏婴说的是不是真的,只能听之任之了。
  “我说蓝湛,你在患得患失啥!我特喵二次分化成坤泽当天,就被你这禽兽给标记了。”魏婴看着蓝湛不自信的样子,调侃道。“以前,我是乾元时,和我打架可没手下留情,怎么着,竹马变成媳妇儿知道稀罕了!”

8.5极限二选一联文一宣

👉❤👈

Solitude孤单不孤独:


solitude极限二选一联文一宣


全员末世题材


旅程即将开始


祝各位好运


Solitude August 5 limit one of two choices


All members' eschatological themes


The journey is about to begin


Good luck, everyone




文案 @知惘. 


美工 @娴鱼不咸 


主办方 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


联合主办方 @Renaissance羡忘战博联文组 

未来

    两个月之后,听学结束了。
    蓝湛选择蓝启仁在宣布婚约的前一晚,向蓝启仁诉说了自己跟魏婴之间的事情。
    蓝启仁(乾元),大宸丞相。
    “荒唐!”
    蓝启仁拍着自己眼前的桌子。
    “忘机,你,魏婴是什么时候……你怎么可以如此任性妄为!把为父多年的教导都当做耳旁风!你这么做,把宸王、把蓝氏置于何地!”
    蓝启仁真的没有想到,一向循规蹈矩的蓝湛,竟然会做出如此釜底抽薪的事情来。
    将蓝氏置于一点退路都不留的地方。
    “我与魏婴发乎情,宸王那里我已说清……”
    “荒唐!”
    蓝启仁生气的打断了蓝湛的话。
    “忘机,你从小就天资过人。即使分化成了坤泽,你也志向远大,这让为父很欣慰。因此在对你的教导上,比对你兄长还要尽心。你如今为了一个魏婴……便要把所有野心、抱负都抛诸脑后吗?只做一个相夫教子的乾元的附属!以后午夜梦回之时,就不怕追悔莫及!”
    蓝启仁一直都认为自己的这个孩子定然是非凡,谁知道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如此。
    “我已经为天下付出过一生了,我也想要为自己活一世,任性一回!”
    前世,蓝湛就是这样为天下付出的。
    每个人都是这样告诉自己的,等到了天下太平的时候,什么事情都来得及的。
    可事情最后的证明是,什么都是来不及的。
    因为你最爱的人,不在了。
    连心里话,都没有机会说出口。
    重回一世,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,那么对于自己来说,最重要的事情,就要两个人在一起,永远都不分开了。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事情,蓝湛对自己有这个自信,可以做好的自信。
    “父亲,忘机并不是想做人人称颂的贤者,忠君爱国也并非一条路可走。孩儿向您保证,绝不会辜负了您对我的教导与期望。”
    “忘机啊,士之耽兮,犹可脱也。”
    蓝启仁叹息的看着蓝湛。
    “情爱一旦沾染上,想要脱身怕是难。从小我便让你多读书,即使不能报国,也不会在情爱里过多痴缠。为父言尽于此,望我儿,善其身,莫贪欢,少嗔痴。你……去吧。”
    米已成炊,木已成舟。
    现在已经无力阻止了,只能随他去了。
    五年后。
    大宸迎来了最关键的一场战役,蓝湛牢记前世发生的一切,早早的就准备了一切。现在,得到自然是魏婴大胜,即将归来的消息。
    “魏将军打赢了这最后一仗,咱们大宸以后再无宵小来犯了。”
    “可不是!听说大军明天就要班师回朝了。”
    “我要去城门迎接我们的将士们!”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蓝湛算算日子,魏婴要回来后,便带着孩子出门了。
    听着百姓们的谈话,蓝湛也是万分期待大军的归来,因为他的夫君也要回来了。
    “将军要明天才能回来,把小公子高兴的,吵着要太傅带他出来买礼物呢。”
    蓝景仪看着不断在摊位上移动的小公子,插空与蓝思追说着话。
    魏安之(未分化),看着摊位上的东西,觉得真的都不错,却又觉得配不上自己的父亲。
    “怕是太傅也想出来,给将军买份贺礼吧。”
    蓝思追想想,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将军了,相信太傅也是想念的。
    “也对。大宸谁不知道将军与太傅夫夫情深。”蓝景仪点点头。“思追,小公子叫我们呢。”
    有蓝思追等人看孩子,蓝湛也很放心在四处的转了转,扭头就看到了一个小兔子的灯,有些流连。
    “原来,我家湛儿喜欢兔儿灯啊!”
    “魏婴!”
    魏婴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蓝湛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,循着声音看到了人之后,蓝湛很是惊喜。
    “古有‘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,不惜烽火戏诸侯’。原来兔儿灯,便能博湛儿一笑啊。”魏婴笑呵呵的看着蓝湛,道。
    看着兔子花灯,二人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此次魏婴出征之前的事情。
    二人一起放灯祈福。
    “湛儿,我也不是第一次出征了,别担心哈。我会平安回来的。”
    “我给你做的护甲,一刻也不能离身。”
    从前,魏婴便是因为暗算。所以,这次蓝湛做了万全的准备。只不过,蓝湛还是不放心的叮嘱魏婴。
    “知道了。我一定会睡觉都穿着的。”魏婴将手中画好的兔子花灯展示给蓝湛看。“湛儿你看…等我打完仗,我给你画一辈子兔子。”
    前事历历在目,眼前人已经回来了。
    魏婴将街边的兔子花灯买下,递到了蓝湛的面前。
    “湛儿,这一生我都给你画兔子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蓝湛展颜,点点头。
    真好,魏婴平平安安的回来了。这一生,自己不会再错过魏婴了。
    蓝湛不知道,眼前的魏婴也是如此之想,此生不会再错过蓝湛的。
    原来,在攻城之前,魏婴突然在床上惊醒,醒来之后脑海中的一些画面让魏婴知道,自己重生了。
    从前的种种,今生的事情,魏婴都牢记在心中。
    战争结束之后,就日夜兼程的赶回帝都,弥补了他们上一世的约定。
    这一世的他们,相爱相守,有家有子。
    天下安,战火远……

今生 下

    “聂怀桑,你说谁和谁门当户对!”
    面对蓝湛突然的推门而入,而且言语中充满了火气,看起来是对之前的对话听了一些,还非常的在意。这,正和魏婴的意啊,这证明蓝湛在意自己的。
    之前的猜测,未必没有道理的。
    “湛儿,聂兄说咱们门当户对呢。我已经将咱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告诉他们了,今天就是他们要给我庆祝这个事情的。所以,他夸咱们两个门当户对,天作之合。”
    魏婴在第一时间站到了蓝湛的身边,开口为自己的兄弟,或者也是为了自己,赶紧的撇清了刚刚的玩笑话,免得自己受罪。
    “让他们出去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    蓝湛想了一下,决定不跟魏婴计较这个事情,反正这个事情也确实是玩笑话。毕竟前世魏婴要是跟江澄都有意的话,早就在一起了。
    现在还是赶紧的让这两个碍事的人离开就好了。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让你们出去呢。”
    没有电灯泡,魏婴也是很愿意的。
    江澄跟聂怀桑两个人很快的离开了房间,魏婴关上门之后,好奇的看着蓝湛。这个时候,蓝湛为什么会突然来找自己?总不能是来捉自己违反家规的吧。
    “湛儿,你来找我,什么事啊!”
    当然了,魏婴的心理还有一些忐忑,他很担心蓝湛这个时候来找自己,是不想要跟自己在一起了。要反悔了。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么自己现在出去还来得及吗?这样,不用听到蓝湛反悔的话了。
    蓝湛看着魏婴的脸色忽明忽暗的,实在不是很好看。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。但是蓝湛这个时候,并不觉得现在是应该要思考这些的事情,而是要赶紧的将生米煮成熟饭才是。
    在被蓝湛抓着的时候,魏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,等到意识回笼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蓝湛压在床上了。
    “湛,湛儿,听学结束我们就成亲,到时候我们再……”
    虽然跟自己喜欢的人亲密接触是一个很令人愉快的事情,但是现在自己跟蓝湛只是私定终身,无名无分的。魏婴很是担心唐突了蓝湛。
    “听学结束,父亲就要宣布我和宸王订婚了。”
    如果等到听学结束之后,那么一切都晚了。那么一切的一切,就又都回到了原点,自己还是会错过魏婴的。
    所以只能在这个时候先跟魏婴有了夫夫之实,这样才能阻止两家的联姻。至于宸王那边,到时候自然会有办法的。
    “宸王!北堂墨染!蓝氏要站队了,选了宸王!”
    魏婴反压在蓝湛的身上,惊讶的看着蓝湛,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吐露给自己知道了。
    更想不到的是,如果这个事情之后的结果,蓝湛很有可能会是…会坐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,他真的,真的不会……
    “为了天下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,需有人身先士卒。”
    蓝湛很清楚,想要天下太平是必须要付出的。
    “那,湛儿你不想要那个位子吗?那……”
    魏婴有些迟疑的看着蓝湛。
    这是一个致命吸引的东西,蓝湛未必不想要。
    “不,不想。一点都不想。”蓝湛轻吻着魏婴的唇,阻止了他要说出来的话。“今生,我除了你之外,什么都不想要。”
    面对蓝湛的主动,要是魏婴还能再忍耐的话,那就不是男人了。 
    第二日,蓝湛起床后,便为自己倒水吞下一颗药丸。
    “湛儿,那个…我没忍住,所以,那个……”
    魏婴醒来的时候,刚好看到蓝湛吞下了药丸,想到了自己昨天晚上的孟浪,实在是应该注意的。是药三分毒,自己怎么就没有想事情的后果呢。
    “这不是避子药。是助孕的药丸。”
    蓝湛很清楚。自己与魏婴之间,需要的从来都不是避子药。
    “湛儿,你是怕你父亲会不同意咱们吗?”
    助孕,为原本就不可能会有意外的事情上加了一道枷锁,事情就变得更加不会有意外了。
    当然了,魏婴对于这个事情的结果,也是很开心的。
    这样就证明了,自己一定会跟蓝湛成亲的。
    “天下苍生也好,江山社稷也罢。我只是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没有任何的意外。”
    蓝湛早早就已经想明白了。
    如果仅仅是有肌肤之亲,那么事情还会朝着之前发生过的轨迹前进的。毕竟从前自己跟北堂墨染也是相敬如宾的。
    北堂墨染有胆识、谋略,擅长隐忍。所以,在这个事情上面,肯定是不会在意的。毕竟,两个人之间是合作伙伴又不是情人。
    蓝湛清楚,若是自己怀孕了,那么这个事情蓝氏肯定是不会再提出来了。
    只不过,有些事情,要赶在去找父亲蓝启仁之前,先做好。
    几日后,庭院。
    一个身形高挑,面若冠玉之人正在品茶。这便是未来的国主——北堂墨染。
    “是什么能让忘机你放弃自己的理想和抱负?”
    北堂墨染一直都非常的欣赏蓝湛的。
    一个拥有聪明才智,身负良好的家世背景,这样的人并不是很多的。尤其是可以跟自己合作的,就更不多了。
    但是现在这个人要推翻之前的一切想法,要重新来过。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意外,才会演变成现在的情况?
    “理想抱负固然重要,可我心我主。即使没有联姻,蓝氏也依旧会支持王爷。”
    既然已经重来一次了,那么从前经历的一切,蓝湛再也不想要经历了。
    自己已经为了这江山社稷失去过魏婴一次了,现在上天垂帘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,自己怎么可能让事情重演呢?
    最重要的,重来一次的蓝湛,更加的明白了怎么规避曾经发生的危险。
    “忘机,你的才智,国夫之位舍你其谁?按照你我的约定,将来天下太平了,再去和他白头偕老,也为时不晚。”
    联姻,就是将双方绑定在一起。
    虽然北堂墨染肯定蓝湛乃至蓝氏绝对不会违背诺言的小人,但终究小心一点,才是上上策呢。
    既然都已经说好了,何必急于一时呢?
    “王爷。忘机只是一名坤泽,只想和自己心爱的人,一生一世一双人。”
    从前的蓝湛也是这样想的,等到天下太平的时候,自己就可以舍弃蓝氏赋予的一切责任、义务,也不会再觉得自己辜负了父亲这么多年的教导了,可以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,游遍名川大江。
    可惜,天下太平之日,竟然是自己失去了心爱之人之时,这样的事情有一次便好,蓝湛很清楚自己承担不来第二次了。
    “本王不懂,情爱真的比天下还要重要吗?”
    看着蓝湛如此的坚持,北堂墨染有点怀疑自己一直坚持的事情,是不是正确的。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王爷也会知道的。”
    蓝湛衷心的希望,今生的北堂墨染和谢允也不会再错过了。
    与北堂墨染见面之后,蓝湛因为身上沾染上了北堂墨染的信香,便先去泡了冷泉。
    “原来躲在这里!”魏婴终于来冷泉发现了蓝湛的踪迹。“难不成才好了几天,就腻了?就开始躲着我了?那可不行!”
    一想到蓝湛可能会不喜欢自己,魏婴就一点理智都没有了。完全没有想过,之前自己跟蓝湛你侬我侬的时候了。
    “湛儿,我来啦!”
    蓝湛看到魏婴的时候,有一点点的担心。担心自己从宸王那里离开的时候,多多少少的沾染了北堂墨染的信香,要是被魏婴闻到的话……
    “湛儿,你泡冷泉都不叫我啊!”魏婴小心翼翼的下到了泉水里面。“这冷泉真是名不虚传的冷啊!”
    “觉得冷就上去!”
    蓝湛看着魏婴很是不适应冷泉,想着他既然不适应,先在岸边等待自己就好了。趁此机会,其他人的信香应该也就该消散了。
    “湛儿,我觉得你在故意躲着我。前几天还好好的,这是九月的天气,你爱忽冷忽热这一套?”
    蓝湛的变化有点大,魏婴没有什么安全感了。
    “我不是…你干嘛!”
    还不待蓝湛解释,就看到了魏婴在宽衣解带的。
    “脱衣服泡澡啊!”魏婴说这个话的时候,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甚至于在靠近了蓝湛的时候,闻到了一股陌生的香气。“湛儿,你身上好像不是我的信香吧。”
    “额,嗯…我刚刚见了宸王,所以…唔…” 
    蓝湛还没有说完,就被魏婴拉倒身边亲吻着。
    动作有点有些粗暴,蓝湛也有些气短。
    “你,生气了!”
    “气啊!气你瞒着我去做这些事!”
    魏婴明白蓝湛的用意。
    蓝湛既然选择了自己,那么魏婴自然是不会怀疑蓝湛对自己的心,但是听到了蓝湛的话之后,就生气蓝湛有什么事情都自己面对。其实,蓝湛是可以依靠自己的。
    所以,魏婴有一些不开心。
    “我保证以后……唔…”
    蓝湛还未说完,就又被魏婴亲了。
    这一次,魏婴与蓝湛在冷泉之中,火热的缠绵。

今生 上

    失去了意识的蓝湛,却不知日月流转,星辰闪耀。
    时间回溯到了从前。
    “头好痛,死了还会痛吗?”蓝湛恢复了一点点的意识,就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是要裂开了一般。却又嗅到了一丝丝的熟悉的味道。“奇怪,怎么好像是天子笑的味道!”
    宿醉的感觉,蓝湛已经很久都没有尝试过了。而且,‘房子’里面怎么还有天子笑的气味呢?
    “痛!”
    蓝湛习惯性的翻身之后,就掉落在地上了。
    “蓝湛,你,没事…吧。”
    魏婴早就醒过来了,但是看到了蓝湛的状况,有点不知道要怎么跟这样的蓝湛相处。谁知道,一时不察蓝湛竟然摔倒在地。
    连忙扶起倒地的蓝湛。
    “怎么抬的棺材?我这把老骨头哟!”
    蓝湛现在还没有彻底的清醒,现在的意识还是觉得自己已经年迈,已经离世了。
    “蓝湛,15岁就老骨头啊!”
    魏婴听了蓝湛的话,有些叹息。
    真是不知道蓝湛这是怎么了?怎么一觉醒来奇奇怪怪的?莫不是喝多了?
    “魏婴!你来接我了!”
    蓝湛睁开眼睛看到了魏婴之后,开心的抱住了他。只觉是因为死掉了,所以魏婴是来接自己的。
    “蓝湛,你要我接你去哪儿啊?”
    魏婴被蓝湛抱了一个满怀,有点不知所措的问道。
    “魏婴!”
    抱着魏婴的时候,蓝湛才觉得自己是圆满的。哪怕是在死后才能圆满的,蓝湛也是心满意足了。从前不敢做的事情,现在都敢做了。
    “蓝湛…你,是不是做噩梦了!”
    魏婴听出来了蓝湛的声音有些哽咽,拍拍他的背。“好了,梦都是相反的。”
    “不是梦!”
    蓝湛在听到了魏婴的话之后,连忙反驳。
    自己抱着的魏婴是真实的,不是自己从前幻想的、不是梦中的,而是真实出现在自己身边的。
    “哎哎哎,蓝湛,你怎么还哭了呢!”魏婴感受到颈间的有泪水的滑落感,就知道了蓝湛是在哭泣。“我错了,我错了,好不好?我不该骗你喝酒,也,也不该趁你醉酒的时候亲你。”
    蓝湛哭的很伤心,魏婴以为蓝湛对于昨天他醉酒的事情都没有忘记,情绪激动才会掉眼泪,连连的道歉。将一切都坦白了。
    “我早已千百不醉了。你如何灌醉我!”
    蓝湛觉得魏婴就是在说胡话,自己明明都已经千杯不醉了,哪里还会被醉倒!还被魏婴趁着醉酒欺负了。
    “是是是,千杯不醉。”明明就是一杯倒!
    这个时候魏婴怎么可能再跟蓝湛纷争这些事情,自然顺着蓝湛说就好了。
    但是现在蓝湛一看就是宿醉,整个人迷迷糊糊的,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跟蓝湛争辩的话,指不定等会儿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。
    刚刚那‘老骨头’的宣言魏婴可是没有忘记的。
    这个时候蓝湛终于察觉出不对劲了。
    自己现在的状态确实是醉酒后的宿醉的感觉,但是第一次醉酒的时候,是与魏婴在听学的时候,难道……
    “别哭了,好不好!我肯定会对你负责的。等…等到听学结束之后,我便去向蓝丞相提亲,好不好!”
    魏婴看着蓝湛突然一动不动的样子,抓着蓝湛承诺道。
    蓝湛终于意识清醒了,他惊讶于自己竟然回到了大宸四十四年,自己是重生了?他看着眼前的人,这一次,绝对不会再做出从前那么愚蠢的决定,绝对不会再错过他了。
    因为这次的醉酒,蓝湛与魏婴算是私定终身了。魏婴可是非常的开心的。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因为这个事情,魏婴邀请聂怀桑、江澄一起喝酒。
    或者应该说是聂怀桑跟江澄在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,带着酒来给魏婴庆祝的,庆祝魏婴告白成功了。
    “来来来,干杯!”聂怀桑招呼着大家举杯庆祝。“恭喜魏兄跟蓝二公子表白成功。下次,咱们就该喝喜酒了吧。”
    “我本来想听学结束的时候再跟蓝湛表白的,可看到了他哭了,我情急之下就说了出来了。”魏婴也是满面欢喜。“好在,湛儿答应了。”
    其实今天的一切都是意外,但是这样的意外,魏婴还是真的挺喜欢的。
    “都被你亲了,能不答应嘛。登徒子。”
    江澄撇撇嘴。
    都不知道应该吐槽魏婴点什么了。
    这个人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正经。  
    “魏兄第一次偷喝酒就被蓝二公子抓包,打板子,罚抄书。这听学半载,你俩都可以用势同水火来形容了,谁能想到,魏兄你喜欢人家呢!魏兄,你这也算是兵行险招啊!”
    聂怀桑说话的时候虽然是笑呵呵的,但是觉得魏婴这一招真的是走钢丝呢,幸好最后的结果是成功了。
    “什么兵行险招!明明就是作死。要不是蓝忘机涵养好,他早就被赶出蓝氏了。”
    得亏了蓝氏的教养好,奉行什么有教无类。要不然,就魏婴这样的,早就已经被赶出云深不知处了,到时候还说什么要找蓝湛告白!
    “可我觉得,蓝湛或许是有点喜欢我呢。”
    魏婴想,蓝湛之所以那么容易就接受了自己的告白,一定是因为也喜欢自己的。要不然,就凭借自己偷亲他这事情,可能就会被蓝湛追杀呢。
    “魏无羡,你从小暗恋人家算了,还指望人家也暗恋你啊!”
    江澄惊讶的看着魏婴,这样不要脸的话,也就魏婴能够说出来了。而且,这分明就是魏婴在安慰字的话,一点都不值得相信。
    “我每次挨打不都是和你们在一起嘛,我还没说你们俩连累我呢。”
    魏婴撇撇嘴。
    这个事情未必没有可能。
    说不定要是当时捉到的只有自己,这受罚的事情,就未必会出现了。而且,自己跟蓝湛也不会浪费那么长时间了。
    “会不会,是因为你们两个竹马竹马,蓝二公子恰醋了,所以咱们才会挨打!”
    聂怀桑放下手中的酒杯,一脸高深莫测道。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什么竹马竹马!”
    江澄因为聂怀桑的一席话,有些激动。他没有想到,聂怀桑竟然顺着魏婴的话,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话。
    “江兄,你本来就和魏兄是竹马之交啊。又门当户对……”
    聂怀桑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啊。明明,这一切都是事实啊!只不过是…
    “聂怀桑!”
    江澄拍桌。可江澄还未说什么,就被推门进来的蓝湛给打断了。
    “聂怀桑,你说谁和谁门当户对!”

前世

    “杀啊!”
    “冲啊!”
    战场上,战士们浴血奋战…
    大宸,一个历任过三个国主的国度,经历了十几年的征战讨伐,终于迎来了最后一战。
    大宸四十九年,秋。
    将军魏无羡率军为大宸打赢了最后一场战争,从此四海归一,天下太平。
    “国主!国夫!魏将军在回城途中旧伤复发…魏将军他,他,他去了……”
    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国主与国夫两个人非常的开心,接下来就是需要好好的治理国家,两个人在讨论接下来的计划的时候,内侍急匆匆的跑进来了。
    听到了内侍的话,蓝湛握着毛笔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,墨滴浸染了已经写好了策划的纸。
    魏将军,魏婴。(乾元)年少成名,戎马一生。
    国主北堂墨染追封他镇国大将军称号,特许以王爷之礼下葬,下葬当天国夫蓝忘机感念其功,特着孝衣为魏无羡扶棺送葬……
    大军回城之后,蓝湛约见了江澄。
    “在攻城当晚,他中了一箭。箭上有毒,又加上他连日征战。他去时跟睡着一样,连句遗言也没留下。”江澄将魏婴的佩剑拿了出来。“这是他的佩剑。”
    蓝湛看着佩剑,心情有些复杂。
    当年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。当年的自己,看着魏婴用剑利落,还好奇的问了名字,当时魏婴是怎么回复自己的?
    “此剑何名?”
    当时蓝湛觉得魏婴手中的定然是一把好剑。
    “随便。”魏婴答了之后,发现蓝湛愤怒的看着自己,似乎是在说着自己骗人。一时间,还真的挺委屈的。“自己看。”
    “荒唐!”
    蓝湛看着佩剑上的刻字叹息。这个人行事还真是随性。
    “我觉得还好吧。”
    魏婴也不觉得自己取的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好的。
    蓝湛摸索着魏婴的配件。
    这次再见,剑在人却不在了。
    蓝湛想到了当初出征之前,自己曾经跟魏婴一起谈话。
    却不想,是最后一次见面了。
    “明日我便要出征了,不知道这场战争,十五万士兵,能回来的又有多少人!”
    魏婴看着远处,战争无可避免的就是死亡。
    而这一场战役是最重要的,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牺牲。
    “这仗打完,便能还天下太平。”
    蓝湛看着魏婴,认真道。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这个死对头什么时候拖过后退啊!我答应你,此战必胜!你可得给我准备好天子笑庆祝!”
    魏婴自信满满的看着蓝湛道。
    “我在帝都等你!”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“等你回来之时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    蓝湛本来想等天下太平了,就和魏婴去周游列国,了此余生的。可,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    蓝湛有些神情黯然的拨动着琴弦,最近这段时间,蓝湛做什么都没有劲头。因为,那个人已经不在了。
    北堂墨染,大宸国主。
    在魏婴去世几天之后,他出现在了蓝湛的面前。
    “国主。”
    蓝湛很惊讶的看着北堂墨染,惊讶于他选择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。
    “我知道你难过,可他若在,也定不愿看你这样。”北堂墨染很清楚蓝湛与魏婴之间的感情。“如今天下太平,是魏将军和无数将士用命换来的。忘机,现在的你是国夫,人在世,责在身。这天下还需要你我一同治理。”
    既然现在魏婴已经不在了,那么蓝湛更应该好好的治理魏婴用生命保卫的国土。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蓝湛点点头。
    这些事情,就算是北堂墨染不说,蓝湛也不会就这样放任自己颓废下去的。
    毕竟,这河山魏婴献出了生命。
    既然人已经不在了,那么从前的那些什么游历山河的事情,也都不用去想了。
    大宸现百废待兴,正是国主大展拳脚的时候。
    有了蓝湛的辅助,北堂墨染将大宸治理的很好。双方合作的很好,大宸再没有战火纷飞,焕然一新的是百姓们安居乐业。有家可归,食物可饱,人人都称赞这是国主、国夫治国有方,才有了盛世盛景……
    时光匆匆六十载,年迈的蓝湛走在街上,想起了从前。
    那是自己唯一一次与魏婴逛街的时候,是因为什么出门的,蓝湛现在已经不记得了。但是,那种感觉,蓝湛还是记得的。
    “蓝湛!看我。”
    走在街上的蓝湛因回想起了魏婴,就好像是听到了魏婴呼喊自己的声音,可转身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。
    没有看到那个呼喊着自己名字的人,再也看不到那个人的笑容,蓝湛的内心感觉到了疼痛。
    “魏婴…”
    大宸一零九年,秋。
    前国夫蓝忘机,殁!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这位一人之下的一国之夫,在去世前竟自请废掉自己的位份,还将自己的身份又归入蓝氏,死后更不用北堂氏的子孙送葬……
    后人猜测,是蓝忘机一生无所出,自觉愧对北堂氏,所以才自请废国夫位。也有人传蓝忘机下葬时,身侧放了两把佩剑,一名曰避尘;一名曰随便……

番外 男神与白月光的结局

    某一天,蓝涣带了一个女子回到了蓝氏,当着蓝启仁说,这是他要过一生一世的人。
    此女子是个游侠,无门无派,和蓝涣相识于夜猎,蓝启仁看着二人两情相悦,也没有多说什么,就同意了这门婚事……
    金光瑶得知消息之后,就马上御剑到蓝氏。想听蓝涣告诉他,这消息不是真的。结果路过长廊的时候,象征着喜庆的红绸挂满了整个走廊,而在指挥着这些的,不是别人。正是准新郎蓝涣。
    满眼的红色,像极了他和蓝涣曾经的婚礼,包括蓝涣脸上的表情,都像极了前世要娶他的模样。金光瑶竟然有点分不清,自己是在前世还是今生。明明他什么都比前世做的好了,身份地位,修为谋略,魏婴也没有来捣乱,他也提前来找了蓝涣,尤其还提前除掉了前世杀他的人,一切都圆满了。
    可,为什么与蓝涣就错过了……
    金光瑶沉浸在回忆之中,还是蓝涣看到了他。把他叫回了现实,蓝涣事无巨细的跟他说了婚礼。
    “哪怕这般齐备,总觉还少些什么,不如阿瑶帮我想想。”
    “曦臣哥,你都还没跟我说过你们相识的过程呢……”
    听着蓝涣笑着说起了他们的相识相知相爱…让金光瑶想做些什么的心,一点点的沉了下去。
    “罢了…”
    金光瑶在心中叹息。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要是动了这女子,怕是眼前的这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好过的了。他终究还是不忍心看到蓝涣难过。知音,便知音吧。
    金光瑶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玉佩,缓缓的放在桌上,那玉佩是前世蓝涣送给他的,这一世他自己把他买了下来,谁知终究物是人非,所以他决定物归原主……
    “这玉佩是你的心爱之物,阿瑶这是?”
    蓝涣看着眼前的玉佩,知道这是金光瑶的心爱之物。
    “这玉佩唤名‘暮白首’”,有白头偕老之意,我本想着拿它与心爱之人白头偕老的。如今曦臣哥就要大婚了,我没有什么好送的,我便把它赠予曦臣哥,祝曦臣哥…得良人,共白首。”
    既然不能在一起,那么便各自幸福吧。
    “既如此,承阿瑶吉言,我便收下了。”
    蓝涣从来都没有朝着另外的方向去想,面对金光瑶的真心祝福,蓝涣也是很开心的。
    “礼,我送到了。曦臣哥,我…告辞了。”
    金光瑶送了礼物就要离开了。但是还是有点舍不得,转身看着蓝涣,却也说不出什么其他的话了。
    “曦臣哥,我,祝你幸福……”
    这本小说的原剧情是,在反派喂了屠戮玄武之后,男主跟男神就在一起了。但现实是,金光瑶在嫁娶的路上被仇家拦截,乱箭穿心死在了花轿里。
    临死前,金光瑶看到了那个人的脸,所以今生他在自己有实力之后,提前一步杀了那个仇人……
    小说之后的剧情,便是阴铁现世。
    温氏以阴铁之力控制傀儡作乱,几大世家发起‘射日之征’……
    傀儡有阴铁之力,犹如不死之身。
    强攻不下,魏婴就开启了自己的金手指。拿出了阴虎符这个终极道具,反控了傀儡,还炫了一波夷陵老祖的技能。
    魏婴表示,还有谁比我这个造物主更懂得阴铁?当然了,魏婴更明白什么是怀璧其罪的道理,所以事后他就把阴虎符给毁了……
    金光瑶这个重生者随后也补刀了温若寒这个‘残血’反派……
    射日之征后,蓝,金,聂三家功劳最大,所以从三家各选出一人,一同管理仙门百家。
    蓝、聂两家都是乾元,而金光瑶是唯一的坤泽。而这三位也结为异性兄弟,并列三尊。
    史称‘三尊结义’!
    得了失,聚了散,千万莫求全……
    金光瑶这一世虽然没能和蓝涣相守,却也不代表以后他不会遇到另一个人偕老,先搞事业吧。